s0758

信扫描序列号:s0758
写信日期:1992-11-20
写信地址:云南省昆明市
受害日期:1937
受害地址:云南省昆明市
写信人:汤庆余
受害人:昆明市百姓
类别:轰炸、细菌和化学战(AB、BC)
细节:1937年日本飞机队昆明进行轰炸还用机关枪扫射,顿时大街上横尸一地。日军还在昆明投放了霍乱病毒,被日军直接或者间接伤害死亡的平民何止万人。这些资料希望能帮到童先生。

 

尊敬的童增先生:
  您好!
  在报端登载您对1945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对我们中华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揭露,代表我们广大受害的无辜人民,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对受害者进行合理赔偿。您的正义行动,真正代表了我们中国广大受害人民说出了我们心里所要说出来的话,我代表我们全家坚决拥护和支持您,直到取得最后胜利为止。
  因为我们家在半个世纪以前曾经遭受过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全部家财都被炸毁了…。
  现在我知道,今年199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二十周年纪念,在金秋时节迎来了日本天皇和皇后两个陛下的访问,并得到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欢迎,这是中日两国来往之间的一大盛事,我衷心祝愿我们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为亚洲和世界和平作出贡献,但从报上听见天皇和皇后两陛下好像是礼节上的访问,没有代表向中国受害的无辜人民谢罪!也没有表示对受害的人民进行民间赔偿!我认为这是不能容忍的。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家是饱受前日军的轰炸,家庭就因此一蹶不振,不在我们这一代人有生之年解决好这个问题,今后如何友好下去,我认为是存在问题的,也只有对我们进行民间赔偿,才能消除我们心中长久的愤怒,让我们也好对下一代人解说明白,这样做也才真正对中日两国人民有利。当今世界文明,而且日本现在又是经济大国,我不禁要问,这点起码的人道主义,日本政府就真的不愿做吗?
  童增先生:我远在西南的昆明,现在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您诉说如下。
  我1936年由箇舊市来到昆明,1937年考入昆明云瑞中学读书,就在当年的上半年飞机首次对昆明偷袭轰炸,被炸地点是昆明的潘家湾一带,据亲自听见者言,日军飞机先是丢炸弹轰炸,继而又对众多百姓用机关枪扫射,很多民房被炸毁,疏散的人民死伤数百余人,惨状实不忍赌,经过这次惨案,全昆明市的各界人民都惊慌万状,纷纷往附近郊外容村疏散,我们的学校也一举搬迁至离城市十余公里外的乡下去了。
  我们虽然逃到乡下,并不能十分安心读书,因为日本飞机仍然继续不断地对昆明市进行轰炸,有时一天一次,或者是多次,先是一大早就听见高空侦察机飞临昆明上空,随后轰炸机群飞来轰炸破坏,少的时候一次来3-5架,多的时候9架成品字型飞行,最多的一天有27架来几次,在昆明上空盘旋轰炸。这个时期两三年内城乡各地,都被日本飞机炸遍了,当时的报纸都有一些记载,人民生命财产损失万千,无法可依计数。
  日本侵略者不仅对昆明市狂轰滥炸,对云南的专州市县也一无例外,同样在这其间我的老家箇舊也曾遭到日军飞机肆虐轰炸,可怜我的母亲带着两个年小的弟弟,照顾一家人的生计,又不断的日日逃难疏散。当时我们家在箇舊正街开怡兴昌商店,经营日用土什、字、广、海味、烟盐油、酒、粮、茶等,生意十分兴旺,资金财产(按现时人民币估计)也在六十余万元左右。在1939年一次大轰炸以后,我母亲回来一看,我们家及前后左右的一大片铺子都被炸毁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母亲哭的死去活来,生计也从此断绝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我母亲就只有帮人家浆衣洗衣,做一些针线活计养活我们弟兄几人的生活,由于家庭经济遭受日军破坏,我自己由此失学了。
  失学后,我滞留昆明。1941年住在交三桥,当时正是日军轰炸最厉害的时候,一天早上十点钟左右我们将要吃饭,一听见有警报,赶忙丢下饭碗就跑,一出门只听见天上有飞机,一路上只见逃命的人,有老的和小的,有荧色车和马车,我在人群中也拼命的往交三桥外喷跑,就在我过了桥后听见有炸弹嘶嘶嘶嘶落下来的声音,也不知是[哪]里有人大喊:卧倒!紧接着就听见不太响的彭彭彭彭的轰炸声,一时间只见黄灰一阵,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一样,紧接着四面只听见一片喊叫的声音,我也不知是怎样睡倒在田埂下面,当我听见喊叫之声后站起来一看,我面见一个穿旗袍的中年妇女手腕上还拉着一只男人的手在田埂上奔跑,那只手是从肩膀上被炸弹削去的,这时候有人对那中年妇女大喊时,只见那中年妇女似乎明白什么似的,看了她手腕中的那一只手一眼后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在警报还没解除之前,我和多少幸免于难的人就在附近,只见到处都是被炸死的人,血肉横飞,遍地都是人身体各个部位,有的只见一个头,有的只见一个身子,有的只见一只手,有的只见一只脚,有的头毛挂在电线上,有的肚肠挂在树枝上,有的虽死却身上一丝不挂,只见七窍出血,只见地上、草垛里、土堆上、破墙上、水沟里到处都是大块、小块的人肉,活着和被看见的死难者,只见是一片阴沉沉的悲惨景象。等到接触警报回来,我们住在交三桥一带的人家都发现每家的房顶上、天井里都有死人的血肉横来。我从小长到大就见过这上百数的死人和尸体,还有我没有走到看见的,不知还有几百被炸惨死的人。过后才知这次日军是用段伤弹投掷,专门对密集的人群进行屠杀。我今日写至此地,50余年前的惨案,还历历在眼前出现。可惜我文化不高,不能更详尽揭露出来。我今天不对被死难的同胞姐妹说话,等我将来死后也对不起他们。另外对我们的后代,不讲清事实的变迁,也是无法交代的。
  另外,在1941年日军打进云南西边,攻占保山以后。在滇西保山等地的大批人民,为逃避日军的屠杀纷纷来到昆明避难,紧接着在昆明市就开始发现霍乱症,当初还以为是时疫流行,不久就在全市[蔓]延开来,一染上霍乱病者,首先是上吐下泻,不到一天就死亡了,大街上天天都看得见搞死人。当时在昆明文庙街一家最大有名的卖棺材的赵棺材家,全部棺材都卖光了。我有一个同学张增祐,他的嫂子年纪二十多岁,平时身体还很健康,不幸传染上霍乱住进了医院抢救,我们还一同去医院看望,隔一天也是无救而死亡了,事后不久才知道日军攻打滇西强占保山后,意图沿公路直逼昆明,打下云南,再进军贵州、四川,然后吞并我们全中国。当时国军战界部署,为了堵死日军狂妄的侵略行动,在撤离保山时主动炸毁了澜沦江土唯一的功果桥,在澜沦江天险的阻隔下,打碎了日军的侵略美梦。日军过不了澜沦江天险,在保山等地大肆烧杀抢掳,残害人民百姓。继后又在滇西一带施放霍乱细菌,因此由逃的各界人民,把霍乱病菌带到了昆明传染开来。
  以上被日军直接或间接伤害和死亡的平民何止万千,当时的报纸一一均有记载。距今50多年,我写这些一边是挂一漏万,谨此寄上,希望您给我帮助,今后要我做什么工作亦请指教,为荷。
  此致
敬礼

汤庆余现年72岁上
1992年11月20日
邮编:650021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景星街53号

s0758-e s0758-p1 s0758-p2 s0758-p3 s0758-p4 s0758-p5 s0758-p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