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380

信扫描序列号:s1380
写信日期:1992-12
写信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孟县
受害日期:1942-1945
受害地址:山西省
写信人:张双兵
受害人:侯巧莲、赵乃花等
类别:慰安妇(SS)
细节:张双兵寄来多名慰安妇受难控诉信。

 

致日本政府的公开信

尊敬的日本天皇阁下:
  中国日本有着历史悠久的友好往来,在中日两国的历史上有着美好的记忆。但不幸的是在近代史上的1937年至1945年八年中间,给我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贵国政府也当然应该承认这一段史实。现在通过两国政府的努力,中日邦交正常化已在72年就签发了联合公报,并在以后的这二十年时间里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我们能为当时的受害者,对两国的友好往来一直向往着。并希望能在为更进一步发展中日友好的今后工作中做出自己的贡献。
  中国有句俗话:“老朋友,账目清。”我们能盼到中日的友好关系,我们有机会能向贵国政府诉一诉我们当年受的苦,让贵国政府了解知道我们这些受害者是怎样在血和泪的挣扎中活到了今天的。作为贵国政府也应该按国际惯例和法规,为我们的过去做出合理的赔偿,为我们今后的生活做出安排。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封建制度的国家,旧时代封建国家的封建妇女如何生存,我们惨遭蹂踏后的命运如何,这几十年的日日月月又是如何活过来的。我们不愿回忆过去,但过去的事折磨着这一些受害的妇女。对这一事实造成的人生悲剧,贵国政府理应早日作出道义上的和经济上的赔偿。我们坚信,贵国政府一定会早日弥补这一场历史造成的损失,使他们这一些快入土的老人在有生之年得到一点温存。
  特此

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
张双兵
年.月.日

慰安妇情况:共35人(暂时)

侯冬娥 现年70岁 在进圭炮台受害
陈林桃 70岁 同上
刘林奂 70岁 同上
刘长换 66岁 同上
周喜香 67岁 同上
李高梅 67岁 同上
侯喜良 68岁 同上
侯巧莲 65岁 同上
赵乃花 68岁 在阳曲县温州炮台
侯计秀 68岁 同上(已死)
万洋梅 70岁 在进圭炮台
张仙桃 70岁 同上
尹玉妮 71岁 同上
王变良 69岁 在上庄据点受害
李丽香 69岁 在西烟据点
李玫荷 69岁 在河东据点
李海儿 现年68岁 在河东据点受害
张仙儿 67岁 同岁
杨毛女 68岁
王玫荷 73岁
高饱娥 68岁
尹玉林 71岁
尹桂香 74岁
张小妮 70岁 在进圭炮台受害
张二妮 已死
冯北香 已死
刘二荷 已死
李小孩 已死
边粉桃 已死
侯北桃 已死
侯润香 已死
赵雪梅 已死
齐瑞爰 已死
刘变珍 已死
侯双仓 已死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侯巧连,女,现年六十四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阳泉市,孟县,西潘乡高庄村人。
  于一九四二年三月,日本人去西烟镇夹掌村,把我和我父亲侯银筛抓住,当时我父亲任副村长,一会儿把我们的上衣脱掉用木材来打,打的我们满身是伤,却把我们带到了进圭村,去了以后就把我和父亲分开了,把我拉到一个家里,用锁只把门锁住,但父亲不知到了那个地方。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有个人把门弄开进去,把我拉到另一个家中进去一看有个黑脸大军官,我[见]事不妙,就高喊起来,可是那个黑军官穿着皮鞋把我又踢又打,又把我拉到炕上,又把嘴堵住,把我的衣服全部脱掉,就这样把我淫妊了,当年我刚满十四岁的一个少女就被他们[毁]坏了的一身。天刚亮又把我送回了原住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每天清早到黑夜有二十余次让日本人糟害,在了七十多天把我洪身浮肿下不成样子,在这个情况下锁在那个苦难的监狱里,饭吃不饱,水喝不上,大小便就在家中,除于他们叫时在见不上天,就这样苦活了七十多天,真是使人不胜其烦,形同狗彘后来家里人,把我家中的一群羊(二十多个)、一头驴、小麦五百多斤,其中婆家还拿了二百多个银元才把我和父亲赎回来,我姨夫抬去一头驴,我爬到驴身上肿痛的回也回不来,回到高庄我姨夫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我姨夫才又送回我们家中去,回去以后我病重的饭水不能到肚,大病了一个多月,后来照成后怕做梦,照成脑神经错乱,一直至现在头脑不够用,一遇大事和说话太多就脑经错乱照成胡说,我的一生就让日本人糟害成了这样,连本人也成养不了,有时连吃都醒不的,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申请向日本提要人民币二拾万美元,请给予我解决和做出果断的处理为盼。

申诉人 侯巧莲具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

向日本国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赵乃花,女,现年68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大湾村人。
  一九四四年三月的一天,驻阳曲县南温川据点的日本兵在白局队长的带领下,出发到大湾村,把正在耕种小豆的父子三人无辜杀死,拉走了耕种的牛驴。四处搜索把我从地沟里找出来,押到二十里以外的南温川据点。一同被抓到南温川据点的还有同村的女人侯计秀。
  到南温川据点后,被关在据点下面的黑洞里,每天晚上被人叫到据点炮台上,受尽了日本队长白眉和众多日本兵的奸污和轮奸,稍有不从,就遭毒打。我被打的遍体伤疤,受尽了折磨和凌辱。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日本兵野蛮地糟蹋和粗暴的毒打。致使身体健康状况益下渐,不能再支持下去了。所以,经多方努力,我家用钱卖了黄米两口袋和一桶白酒送日本据点里的日本人,才得以脱身被赎身回家。
  由于日本兵的野蛮粗暴,遭此大难,落下终身残疾,至今难能痊愈,越老身体越出现多种当时落下的病根,为了能治愈我的多年病根,为了能保持晚年的生活度用,特向日本国政府要求赔偿拾万美元。
  特此申诉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大湾村,赵乃花(手印)

代笔人 周爱英(手印)
1992年4月16日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周二海,男,现年六十九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大湾村人。
  一九四四年三月,驻阳曲县南温州据点的日本兵在白眉队长的带领下,到大湾村把我妻子侯计秀和平村女人赵乃花一起抓到南温州据点。到南温州后,把她二人关到据点的黑洞里,白天给送些东西吃,晚上被拉到据点供日本兵和队长玩弄奸污,受尽了折磨和毒打。在据点一个多月,不管她们死活,眼看难以活下去,家里人非常着急,多方派人送东西,送去黄米两口袋,白酒一桶才把我妻子赎回来,进行医治。
  回家以后,病情难以医治,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无法挽回她的生命,时至一九五二年含痛离开了人世。
  我作为她的丈夫,深感深痛,又加为她治病,累年外债倍增,我又年老,身体状况也不好,以农为生,经济拮据。为安就她的之魂,为我今后的生活,为还清她大病期间的债务,特向日本国政府要求赔偿拾万美元。
  特此申诉

申诉人 中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大湾村
周二梅(手印)
1992年9月16日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周喜香,女,现年68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潘乡李庄村人。
  1943年春,我被日本军驻进圭据点的日本兵抓到进圭据点,当时同李庄村五名共产党干部一起被抓,我是村妇救会主任,抓到进圭之后,他们被关在柴房里,我一人关在另外一处房子里,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受尽了日本兵和伪军的百般欺辱。
  二十多天里,他们没有放过一天,几乎天天,少则一人两人,多到十来个人,经你怎样抗拒,他们都用威吓,毒打屈使我为他们取乐。
  我是一个女人,身体因此受到的种种摧残留下终身后患,至此以后,再不能生育,直至今天,身边没有一个亲生儿女,晚年的生活无有依靠,因此又受到社会和人品的种种不公正的待遇。
  由于种种原因,我幸存下来,但是给我留下的种种伤痕和记忆是抹不掉的,为此,我提出让日本政府给我赔偿各方损失十五万美元。以偿还我早年拖欠的债务,和对今后生活的安排。
  特此申诉

山西省孟县西潘乡李庄村
周喜香
1992.10.3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尹林香,女,现年74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后河东村。
  在一九四一年春,驻河东山炮台的日本兵,属于阳泉团的吉田部队,佐藤队长,和他的士兵,从山上下来经常蹂躏妇女,我和我妹妹尹王林,被他们轮流往山上炮台里接,在炮台里被他们轮奸蹂躏不算,还经[常]受他们的痛打,直至一九四二年冬,在二年的时间里,他们把我和妹妹的身体蹂躏的每天病,回到家中,被自己的丈夫[赶]出门外,我没有办法,只好另找男人,在丈夫不要我的情况下,没有人要我,我被日本兵轮奸的女人,无脸面见人,几次想死,但没有死了,我只好找下一个比我大二十多岁的老头,从这以后,我身体长年病痛,无有生育能力,比我大二十多岁老头死后,无人抚养,只好在行一个男人至今,我的身体长年害病,红身病根难有根治。
  我现的男人,也无有劳动能了,无依无靠,无法生活,我为了治疗日本兵给我流下的弊病,能保持往年的生活[费]用,特向日本国政府要求受害赔偿十二万美元。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后河东村
尹林香(手印)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尹玉林,女,现年71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后河东村,现住阳曲县东和水子啊再村。
  在一九四一年春,驻河东炮台的日本部队,有毛驴队长和佐藤队长,多数的日本兵,把我和姐姐[逼]到炮台,被他们奸污和轮奸,白天放回家中,晚上接到炮台被他们蹂躏,我逃到外边,被他们捉回来[往]死里毒打,连我父母也跟上,我们姐妹两经[常]受他们的毒打,把我打的死去活来,吓的我再不敢躲避,只好让他们蹂躏,我和姐姐在二年的时间里轮流往炮台上接,我们受[尽]了他们的毒打和折磨,我实在忍受不了他们的轮奸蹂躏了,几次要死,经父母[劝]说,才逃出在外,逃到阳曲县东和水乡,自啊再村,我被日本人蹂躏的经[常]病的不能起床,至今病的不能行动,生活很困难,我为了治疗多年的病根,以度往年,特向日本国政府要求受害赔偿15万美元。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阳曲县东和水乡,自啊再村 尹玉林
代笔人 李贵明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高银娥,女,现年68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南社乡,黑石窑村。
  在一九四一年四月四日,我在南社住的,被河东山炮台的日本兵出发到南社村杀人,我被他们捉拿,把我捆回河山炮台里,我被他们轮奸蹂躏,被他们关了一个多月,天天如此,还受他们的骂和毒打,我才十七岁,[哪]能受得了那么多的日本兵轮奸和折磨,我每天哭,不能吃东西,在一个多月里把我折磨的半死不活,我家里的人,才卖了十亩地,和借了人家200多白羊,一共四百白羊送给了驴头队长和古桔寒班长,才把我放出来,回到家中大病一场,从这以后,身体毛病[逐渐]出现,长年吃药,连个孩子都不能生育,至现在没有子女,无人抚养,在加上长年有病,生活[十]分[困]难,我为了治疗日本兵把身体蹂躏下的病根,和保此往年的生活[费]用,特向日本国政府赔偿我人身损失十万美元。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孟县南社乡黑石窑村 高银娥(手印)
代笔人 李贵明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王改何,女,现年73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南社乡,候党村。
  在1942年阳历2月28日,驻河东炮台据点的日本兵,在孙从队长带领下,出发到南贝村,当时我男人赵双来在男贝村开会,被日本兵捉住,把我男人捆回家中,把我[吓]成一团,被他们蹂躏,把男人杀死,我被他们[架]到河东炮台,关了我四十多天,每天受尽了他们的打骂和折磨,每天被他们糟蹋,奸污和轮奸,我实在受不了他们这样的折磨,我娘家才用白羊把我赎出来,回到家中无人抚养,没有办法,只好又行下一个男人,[躲避]日本兵的糟蹋,从此以后,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现在[越]老毛病[越]出现,家中[十]分困难,我为了根治日本兵给我留下各种病根,日本兵对我这样折磨和糟蹋,特向日本政府提出受害赔偿10万美元。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孟县南社乡候党村 王改何(手印)
代笔人 李贵明

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杨毛女<又名杨时珍>,女,现年69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阳泉市孟县南社乡利沟村人,原祖籍山西省阳泉市孟县西烟镇后河东村人。
  本人在1942年11月份,在后河东自己家中,被[驻]本村山羊马山炮台的日军中队长孙春部队下士班长小田所领导的日本兵强行强奸,当时使我产生死得念头,日本兵人多势众,轮流野蛮地发兽性,使我受到极大的折磨和蹂躏,并且与当天用细绳子捆绑我,带回羊马山炮台,在近四十天里,不论白天和晚上,天天如此,使我的身体日渐消瘦和赖于行动,困倦无力,甚至昏迷达好多次,庆幸在炮台的第四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利用他们喝酒作乐之际,跑出来,滚下山回到家中。日本兵发现我逃掉就行动,到我家乱[搜],在柴堆中又找到我带去,并且点火烧了我家的五间土木结构的正房五间,烧了扇车,平车等农用具。
  回到炮台后,生活又恢复从前,每天遭受日本兵的轮奸,并且还经常被打,折磨的我死去活来,五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利用他们的开会,放哨人员少的机会,强行地逃出来,滚下山坡,早上被本村放牛的老汉救回,又怕日本兵来收人,我父亲,母亲将到偷偷回到山西省阳曲乡东陵井乡东郭秋村我表姐王玉萍家中(表姐早年病故),使我逃出虎口至今。
  日本人对我野蛮糟蹋和恶劣的折磨和残酷的摧残,造成使我身体长年病难,落下了各种妇科疾病,多年治疗,花费好多钱仍不见效。家中只有我老夫作伴,无生子女。我俩年纪已大,将近七十岁了,生活相当苦难,我为了治我日本兵给我造成的多身病疾,维持我的生活,特向日本政府要求给受害者赔偿壹拾叁万美元(13万美元)。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阳泉市孟县南社乡血利沟村:杨毛女(手印)
代表人:郝永青(手印)
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向日本国政府要求赔偿
申诉书

  申诉人,张先兔,女,现年67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西省孟县西烟镇西村。
  在一九四一年的大年初二早起,我们刚起床,就被驻河东炮台的日本兵来到我的家中,把我捉拿,把我[抢]到河东山炮台里,被他们奸污和轮奸,使我年纪很小,刚过门两个月,就被他们那样地蹂躏轮奸,每天关在炮台里不让出来,还让我完论他们的生殖[器],我受不了他们的折磨和奸污,我几次要回,他们不让,还要毒打,把我打的遍体是伤,我没有办法,只好等死,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丈夫借下400个白羊,送给了河东炮台里给日本兵孙春队长,才放我回来,在日本兵的轮奸蹂躏下,使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失,[经]过多年的吃药打针,我的身体才有一点点好转,但是,长年的吃药,长年有病在身。
  日本兵对我野蛮的奸污和轮奸,使我身体受了极大的损失,吃药打针,自今外债为环,家[计][十]分困难,生活较苦,我为了根治多年的病根,[还清]多年的外债,特向日本国政府要求受害赔偿拾万美元(10万)
  特此申请

申诉人:中国山西省阳泉市孟县西烟镇西村
张先兔(手印)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s1380-e s1380-p001 s1380-p002 s1380-p004 s1380-p005 s1380-p003 s1380-p006 s1380-p007 s1380-p008 s1380-p009 s1380-p010 s1380-p011 s1380-p015 s1380-p016 s1380-p017s1380-p018 s1380-p019 s1380-p020 s1380-p021 s1380-p022 s1380-p023 s1380-p024 s1380-p025 s1380-p026

Comments(2)

  1. 从广东新快报看到关于这个网站的报告,就直接复制网址进来了。这是我看到的第一封信件。对于战争受到的非人折磨的同胞,报以深切的同情。对日本的恶行,愤怒不已。不能原谅日本政府对历史事实的否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