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950

信扫描序列号:s1950
写信日期:1993-08-01
写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
受害日期:1939-07-05
受害地址:四川省乐山市
写信人:罗宗哲
受害人:罗宗智(罗宗哲的堂哥)和罗宗哲的家人
类别:轰炸(AB)
细节:1937年7月5日日本37架飞机对乐山县进行狂轰乱炸,又丢炸弹又丢燃烧弹烧毁了许多房屋和建筑,我的家也在这次轰炸中被烧光了,我的亲人被活活烧死,全家被逼的到处流浪。那时还看见很多伤员没有脚和手整个身体都三甲了。附上家人的签名,我要向日本政府讨回公道并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们家的所有损失。

 

向日本政府讨还公道

  日本政府在侵华战争中,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严重的灾难和痛苦,是难以用笔墨和言辞来形容,我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严重损失也不能用简单的统计数字来计算和表示。当我从报上见到那些慰安妇和劳工们的血迹[斑][斑]的报导,我按耐不住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大声急呼,应该向日本政府讨还公道。
  我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的直接受害者,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罪行的目睹者。1939年7月5日,日本飞机三十七架轰炸乐山县,把玉堂街、东大街、土桥街等主要街道炸为平地,又丢放燃烧弹,烧毁了许多房屋和建筑。据不完全统计小小乐山县城当时就死了三千六百多人,伤员也就更多了。日本侵华战争给乐山人民带来了苦难是深重的,我亲眼看到了我的家被炸毁和烧光了,我的亲人被烧死了,我们全家被逼得到处流落。
  我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东大街川戏院对门的罗公馆。我祖辈留下一、二百间房屋。我父亲罗益卿是个穷秀才。靠教书为生。父亲于1938年冬去逝。留下伯父、伯母和我母亲以及我五个兄妹共八口之家,全靠房租收入为生。不幸于39年7月5日被日本飞机全部炸为平地,全家财物也全部烧光。可怜的堂兄罗宗智被烧死在街头,像一条黑色的小猫,堂姐罗宗孝和罗宗嵩两人抱着已被烧成焦锅[巴]的宗智哥哥哭得死去活来。母亲和我们五兄妹也都抱头痛哭。宗智哥当时十九岁,正是青壮年,放空袭警报时,他叫我们老弱妇幼们先走。据跑出来的邻居们讲,他受了伤被房屋栋梁压住,活活被烧死了。
  那时我刚十一岁,看见许多伤员,没脚,没手,头上、面部满身血迹。有的肠子都从肚子里流出来了,有的从水缸里和阴沟头拉出来,已被大火炖粑了,一拖手脚就断,整个身体都散架了,真可怜啊!记得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拿仅穿一身短袖衣服跑出来,而我哥哥罗宗章还打着光脚板。日本飞机轰炸乐山后,使我全家一无所有,从此,我家八口开始了流浪生活。十几天后,我伯父过不惯那种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的生活就病死了。当时我最小的妹妹罗宗敏才三岁多,我们几个大的轮流背着她逃难。记得我们兄妹都害了疟疾病,真是贫病交加,祸不单行。生活相当困难,我和妹妹罗宗慧还多次到稻田、麦田地捡谷吊、麦吊,拿回磨来做饼全家充饥。日本侵华战争给我们全家和乐山人民造成了多么严重的灾难和痛苦。五十多年过去了,但日本侵华战争所犯下的罪行是天理难容的。我作为受害者和目睹者,我要向日本政府讨还公道,并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我们全家的损失。

四川省成都市文庙后街34号
二栋二单元三楼五号 罗宗哲
一九九三年八月一日

附我家三代人具体名单(大约有八十多人)

罗宗哲:其子毛健、媳白玉兰、孙女毛翎。女儿罗平、女婿夏宗云、孙儿夏祥雨。
哥罗宗章:其妻周淑珍、其子女罗昇、罗丰、周铁军、罗进,其孙罗智、张罗、罗三沙、罗天元、媳柯小明、高小君、杨小清。
姐罗宗俊:其子女:罗小隆、罗小卫、罗玉加、罗小梅。其孙罗祥、罗杨、周红、罗杨杨。女婿周天福、杨子江,媳杨明平、吴景娅。
妹罗宗敏:其夫陈霁,其子罗逊、陈小谦。其媳周小琴、周加惠。其孙罗宇。
妹罗宗惠:其夫田禾,其子女田小颖、田小华、田力加、田小冲,其媳汪朝鲜、宋文,女婿赵铁栏、杨关键,其孙田寒、赵晴、杨若愚。
哥罗宗文:其妻罗茂墀,其子女罗泽齐、罗泽圣、罗泽渊、罗泽广、罗泽笃、罗泽明、罗泽元、罗泽诚。还有孙辈十多人。女婿王觉生、王衡、张四诚、李五文。
还有堂兄姐罗宗义、罗宗李、罗宗嵩,及其子女十多人。

1993年8月1日 罗宗哲又及

s1950-e s1950-p1 s1950-p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